久久小说 > 民间诡闻实录 > 第1088章 对不起,让你等好久
    我好像在黑暗之中徘徊了很久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过很多人的说话声,很多人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还听到过像是医院仪器的警报声,甚至还能察觉到有人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摆弄……

    其实具体他们说了什么,我绝大部分都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最清晰的几个字就是;死……奇迹……难以想象……

    意识时不时模糊,也时不时清晰。

    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徐诗雨的安全,还有奶奶的安危……

    终于,当我能够支配我自己身体的时候,我迫不及待,却异常艰难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睁眼的那一瞬间,是白色的灯光,略有刺目。

    好似我睁眼的同时,才恢复了嗅觉,我闻到了刺鼻的药水味儿。

    眼睛睁开了一丝缝,我才看到我床头的位置,放着不知道多少花束,水果礼品……还有,一个背对着我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身影异常消瘦,却又无比熟悉,及腰的长发虽然失去了光泽,却被打理得整齐利落。

    在那身影旁边还有一个男人,他们正在对话,我大致能听清,男人在说让她坚强点儿,罗十六这命是他见过最硬的,医院的病例上记载了这一年以来我进医院的次数,这伤其实不算严重,只是并发症多,不过很快就会没事儿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声音略有熟悉,我却无法想起他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女人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让我一下子就听出来,她是徐诗雨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脏猛地一颤,紧跟着,升起来的就是自责,随之而来的又有喜悦和庆幸,多种情感混杂在一起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在这种复杂情绪的支配下,我力气仿佛都大了几分,眼睛睁开更多,艰难地启唇,道:“诗……诗诗……”

    骤然间,房间里安静了。

    那安静仿佛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醒……醒了?!”男人的声音透着惊喜。

    那削瘦的女人身影,迅速地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映入我眼中的,便是徐诗雨憔悴的脸,所幸她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一些,脸颊上有了正常人的红晕和血色。

    她颤动着双唇,明显想要开口说话,可话未出口,却早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张开双臂想要扑进我的怀里,可紧跟着又是身体一顿,将双臂合拢起来,颤抖着双手来捧我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你……要丢下我了。”她哽咽的声音中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徐诗雨触碰到了我的脸,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我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她这是喜极而泣,可她话语中流露出的悲伤,却浸透了所有的情绪,顿时让我的心头无比酸涩,眼眶火辣辣地一阵发烫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发现,我左边胸口的位置包着很多纱布,好像是打了石膏,怪不得徐诗雨不敢碰。

    温热的泪水落在我的皮肤上,很快变得冰凉,可更快又有眼泪落下,温热又再继续。

    我艰难地抬起手,疼痛让我身体都险些痉挛,不过我还是强忍着,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。

    艰难地抬起双臂,我努力抱住了徐诗雨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猛地颤栗了一下,随后才小心翼翼地轻轻靠在了我右侧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脸颊分离,还有一些发丝粘连,随着她起身拉开。

    她靠着我很久,一直轻微颤抖着,虽然听不到什么哭声了,但是眼泪几乎浸透了我胸前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触碰之下,更能感受到徐诗雨的清瘦。

    我心里头的喜悦都被冲散,只剩下自责。

    我哽咽地说道:“我不敢丢下你,我也不敢死,让你等了好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我声音低哑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余光我才看清他身旁那男人的长相,这人不正是邹为民的上司,也是徐诗雨上头,上次和我在公安局门口交谈过的罗林吗?

    罗林这会也是满眼惊喜,不过他并没有打扰我和徐诗雨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便起身,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本来徐诗雨的情绪已经缓和了一些,哭声都快停了,这会儿却又颤抖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哭了好半晌,才颤巍巍地抬起头,此时她的眼眶通红,一双原本就大于常人的杏眸,因为消瘦,显得更大,溢满着泪水,令我更是怜惜和自责。

    “不久,只要你来了,那就不久……”徐诗雨抿着唇,怔怔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就这样对视了良久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,总之缓缓地抬起来了一条手臂,轻微触碰了一下徐诗雨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手掌摊开,我轻轻地将徐诗雨往下推。

    她眼中顿时又透着慌乱,不过却没有挣扎,只是更为紧张。

    她头朝着我凑近,很快,她微凉的唇,便与我的唇紧贴……

    良久之后,两人唇分。

    徐诗雨脸已经红透了,她想要起身,更是低着头,小声说她去找大夫,来给我看看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笑得却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我这咳嗽,明显又将徐诗雨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我却没松开手,还是抱着她。

    我低声说让她放心,我没事。

    徐诗雨不敢挣扎,她明显是怕伤到我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她也放弃了,又轻轻靠在了我的右胸口前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再说话,只是那么靠着。

    稍微平息了一会儿,我也才算平复了心绪。

    我正想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徐诗雨就好似有感应一样。

    她抬头,抿着唇看了看我,轻声道:“奶奶在冯家调理身体,她不愿意待在医院。她说医院里头和她一般年纪的老太太,都是死气沉沉的。”

    【作者有话说】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,结束了!老柳制作初步完成,很帅!明天告诉大家,什么时候能见面!总归还是老地方!